爱国是天经地义的事

--一位归国留学人员的自述

新华社记者  朱玉   王跃华

 

    顶着炎炎烈日,我们四处奔走,终于寻觅到本文的主人公--北京理工大学37岁的教授冯长根。这位留英博士最近被评为第一届全国“十大杰出青年”之一。

    我们采访后,激动不已,深感我们的笔无法生动地描述他的思想轨迹,现在还是请读者听听他的自述吧。

    我总说我是个平常的人。我所想的、所做的,都是一个平常人会去想、会去做的,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事。

    我出身于工人家庭,父母都是党员。我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要有出息,对社会有所贡献。这可能为我以后确立正确的人生观打下了基础。   

    我的家乡是浙江绍兴,那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。人都要受榜样力量的激励,而发生在家乡的事对我的教育就更大。从陆游、秋瑾、鲁迅这一长串志士仁人身上,使我学到很多宝贵的东西,从而萌生一个信念:精忠报国。

    (英国利兹大学图书馆。馆藏博士论文。一篇19821983年度最佳物理化学博士论文的扉页上,用中英两种文字写就的献词:“本论文献给我的祖国——中华人民共和国.”作者,冯长根。)

    我这样做没什么别的目的。我只是想把自己那种渴望报国的心情记录下来。

    我的外国同窗们喜欢将论文献给妻子。可我想,我能有幸在英国完成博士论文,全仰赖祖国的改革开放政策,仰赖祖国为我创造的从小学到大学受教育的一切机会。我只希望,今后如果有人在图书馆查阅博土论文时,能知道这样一个情况:有个中国人在国外求学期间,并没有忘记自己的祖国。

    中国人讲究滴露之恩,当涌泉以报。我承受的恩情岂止滴露。不管从物质条件还是学识才智上,我的父母部培养不出—个洋博士来。我这个洋博士是由全体劳动者组成的国家用无数财富和慈爱换来的。

    别的不说,只我在英国留学四年,每年都要花掉相当于200个农民全年劳动成果的外汇。我在国外度过的—分一秒,都凝结着祖国人民的血汗,真是一寸光阴一寸金啊。

    我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?我认爱国是天经地义的事.从娘胎里来到这块土地上,就注定了我是中国人,就注定了我要热爱这个国家。爱国,是不需要理由的,更不需要论证。

    也有人问过我,中国那么穷,为什么还要回去?我说正因为穷,我才要回去。一代人有—代人的使命。我们这代人的使命就是要缩小中国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。外国再好,也是别人的家,不是我的家。凉亭虽好,终非久留之地。

    (英国利兹大学。冯长根一头扎进实验室,每天工作十四五个小时。一个圣诞节前夜,他的实验室依然灯火通明。他的导师--英国皇家学会会员彼得·格雷教授恰巧路过窗外,感慨万千:你使我们都深感惭愧)

    理想和信念都不是空话,它是由实实在在的行动组成的。我是工人,就要搞好生产,我是学生,就要一心扑在学习上。我们每个人做的都是身边的小事,但是如果我们把所有人从事的工作,所有人的理想汇合到一起,那就太伟大了,那就是在进行社会主义建设,就是在向共产主义迈进。

    我并不是多么聪明的人,只是把全部的才智都用到学习上了。小时候从母亲那里学到一个道理使我终身受用:笨鸟先飞。我一直就是这样做的。

    16岁就下农村插队,到1975年成为一名工农兵大学生,实际只有初一的文化水平。这意味着我要在3年的时间里走完从中学到大学9年的路程。只有拚命苦干。到1978午,我不仅圆满地完成了大学学业,还考上了十年浩劫后第一届研究生,同年又考取了出国留学生。

    至今,我在热自燃理论研究方面,已编出了两本专著、三本教材,还发表了60多篇论文,其中—些代表了本领域的国际先进水平。这些成就的取得,全是靠汗水换来的。我觉得,勤奋工作的本身就是爱国,就是在为共产上义奋斗。

     (16岁下农村,20岁进工厂。22岁上大学,在人生的每段历程,冯长根都向党组织提出了入党申请。到1985年,他终于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。 )

    我为什么这样执着地追求呢?很简单,且不说大道理,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建立了新中国,培养了成千上万个像我这样的青年。就说实际点,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,许多人团结起来就有无穷的力量。在今天,要改变中国落后贫穷的面貌,只有依靠中国共产党的领导。一个人要有所作为,要对社会有所贡献,就必须把自己微薄的力量汇入到党的力量洪流中去。

    人总是有思想的,最好的思想是马克思主义。辩证唯物主义的思想方法不仅是社会的巨大财富,也是一个人成长的指路明灯。马克思主义帮助我确立了积极的人生观,使我坚信青年人生活的意义在于对社会的奉献。社会总是在发展在前进的,尽管会有挫折,也绝无必要灰心丧气,努力干下去总会有好的结果。

    所以,遇到困难,我从不消沉,而是奋力向前,义无反顾地在祖国的大地上为社会主义四化大业默默耕耘。(新华社北京7月26日电)

人民日报  1990-07-30